▲墅昜轂芄監擠蝖煬輝儚 枅輛僩韌婈※毞楠§

厙眢翩艙2018-9-22 17:42:18
堐黍棒杅ㄩ457

蚗荅頗芘蛁,蚗荅頗軓氈,蚗荅頗め齪ㄛ峇肅す怢

,楊志強香港工商專聯會會長資深評論員保安局給予「香港民族黨」作書面申述的期限昨日屆滿,陳浩天在超過限期後才作申述,保安局不應再容許「民族黨」無限延期申述,應盡快作出決定,果斷取締。「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不斷播「獨」,部分大學學生會亦在開學禮鼓吹「港獨」,凸顯基本法23條立法的必要性和迫切性。23條立法不能一拖再拖,應盡快提上議程。「民族黨」的黨綱狂言要趕走「中國殖民者」、推翻基本法及要將香港「變成一個獨立的共和國」,為了爭取達到這個目標,煽動要搞「三罷」,即罷工、罷市及罷課,「三罷」達不到目標,不排除用武力。鼓吹「港獨」變本加厲該黨還滲透校園,和「台獨」、「疆獨」、「藏獨」、「蒙獨」等外部分離勢力勾結。警方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再向保安局局長提供「民族黨」兩大新罪證資料,包括該黨召集人陳浩天早前在外國記者會進行播「獨」演講,以及向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公開信,要求撤銷中國內地及香港的世貿成員身份,認為足以進一步支持局長採取締行動。「民族黨」如不受法律約束及制止,鼓吹「港獨」變本加厲,「港獨」必泛濫成災。近日,多間大學的學生會代表透過開學禮致詞,散播宣揚「港獨」的言論,與陳浩天肆無忌憚煽動「港獨」而毫無代價不無關係。保安局若不對「民族黨」採取阻嚇性的法律措施,形形色色的「港獨」表演只會愈演愈烈。實際上,2014年違法「佔中」以來,更多的香港市民意識到,香港日趨複雜的政治現實需要通過23條立法來予以限制。去年一項由媒體進行的民意調查,詢問網民應否盡快就23條立法,以及是否認同「未立法的不良影響有目共睹」。結果顯示,80%的人認為應該盡快就23條立法,認為「不應該」者佔19%,無意見者佔1%;79%的人認同「未立法的不良影響有目共睹」。到今天,23條立法應該「開始熱身」已經成為主流聲音。基本法已經實施21年,第23條立法仍未落實,法律缺位所帶來的不良影響,已經有目共睹。由於23條未立法,使「港獨」和「自決」勢力有恃無恐。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的責任,既是香港作為國家一個特別行政區的應有之義,也是世界通行的政治倫理和法律規範要求。基本法23條立法不能一拖再拖,應該適時提上議程,特區政府責無旁貸,廣大香港市民也有義務和責任支持立法。23條立法應該「開始熱身」不得不正視的是,維護國家安全的23條立法似乎成為香港社會的「禁忌」,而分裂國家的「港獨」思潮卻在香港社會蔓延,這種是非顛倒的現象,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要創造23條立法「合適的社會氣氛和條件」,應該首先為23條立法撥散反對派散佈的妖魔化迷霧,特別不能對「港獨」勢力蔓延和膨脹聽之任之,無論是從現實和長遠考慮,從法律上讓「港獨」入刑,是必須重視和加強的工作。陳浩天和「民族黨」煽動美國向香港發動貿易戰,涉嫌觸犯《刑事罪行條例》第三條叛逆罪,一經檢控定罪,可處終身監禁。應該立即檢控陳浩天和「民族黨」,並強硬果斷執法。《社團條例》對陳浩天以個人名義所做的活動沒有任何約束力,不應只用《社團條例》而不用《刑事罪行條例》。特區政府若按照《刑事罪行條例》第九至十條的煽動罪,立即檢控陳浩天和「民族黨」,並強硬果斷執法,就可樹立「港獨」入刑的先例,同時也為23條立法奠定基礎。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出席立法會質詢,被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問到基本法23條立法的時間表。特首表示,完全明白和掌握23條立法是憲制責任,她強調「時常都會記掛荍琣陶o件事情要做」,亦認同這是對於主要官員、特首本人有否擔當的要求。這意味特首時常都會記掛23條立法工作,所以23條立法不能一拖再拖,23條立法時間表宜盡早確立。▽晤憮ㄩ廖槽蕾▼潘國森近三兩年,香港社會輿論、或應該具體指明「反政府」陣營以外平民百姓的輿論,普遍對於香港各級法院裁決和量刑之漫無標準,顯然頗有意見。簡而言之,就是在二零一四年非法「佔中」以後,較多法官大老爺疑似對於涉及反對派和非法「佔中」的案件從輕發落,而對於執法人員則疑似從嚴議處。在國際體育圈中,我們的鄰國大韓民國在各種競賽的裁判往績就有點不乾不淨,二零零二年世界盃足球賽就有多次疑似偏袒韓國隊,結果他們接連地即近奇蹟似的淘汰了意大利和西班牙兩支歐洲勁旅。球證的功勞可不小呀!球迷稱類似不正常的枉判誤判為「黑哨」。後來意大利和西班牙分別在二零零六年和二零一零年先後奪得世界盃。過去在足球場上,球證有至高無上的權威,筆者小時候球證都穿黑色制服,香港球迷一直戲稱他們為黑衣判官。經過許多年無數的誤判,球證的權力大幅下滑,今屆世界盃多了視像技術協助,不再是球證判官老大人一個人說了算。回到今天香港的法治,小市民是否可以批評各級法院的法官疑似誤判?是不是清一色不能評論,否則就可以當為「藐視法庭」?筆者認為,當下香港法律界的頭面人物,在評論法律觀點時,經常會出現不大靠得住的情況。比如,香港的什麼大法官、大學法學教師胡說「香港的政制是三權分立」即是一例。潘某人沒有法律專業資格,不過英國憲法學的課倒也上過。當年來自英倫的老師千叮萬囑,言道英國的政制不是「三權分立」(SeparationofPowers)而是「三權分工」(SeparationofFunctions,此為本人所譯,這概念現時似未有統一的中文翻譯)。香港在殖民地時代借鑑英制,英制不是三權分立,港英也就不能是三權分立!那為什麼要強迫香港在回歸後改用三權分立?至於各級法官、各公會主席和各大學教師為什麼會擺了這個大烏龍,錯誤理解英國西敏寺模式政制?箇中因由恐怕不足為外人道,潘某人這個法律界檻外人也就不好妄加猜測了。回到市民是否可以批評法官判決的爭議,二十世紀英式普通法的最大權威丹寧男爵(一八九九至一九九九年)的名言,可以說是重中之重,權威中的權威。比本港任何一位法官、教師和政府官員更有一錘定音之力、一言九鼎之效。丹寧曾經引用英國哲學家邊沁(一七四八至一八三二年)的名言(在此只引筆者的翻譯):在保密催生的黑暗之下,任何事情都可能出錯。但如果過程真正公開,你就會見到法官自重。遇上法官行為失當,應該容許傳媒批評,這樣才可以令所有人守規矩。換言之,丹寧勳爵認為傳媒有批評法官的自由!我們應該順應時代巨輪的方向,過去足球場上任何球證誤判都不能改變,今天要加上場外協助裁決。香港人過去太過迷信法官不能批評的教條,現在應該聽聽丹寧男爵的訓示,確保所有人、包括法官都守規矩!﹛﹛淏絞涴模馱最潼燴鼠侗湮夼齟踐眳奀ㄛ鎮馱最呇腔芢熱峈扂荇腕賸珨跺捃厒醱彸腔儂頗﹝

Д諳﹞漼綽朊閣笣⑹Д諳淜陲刓游腔酴刓剸禊彆忣價華ㄛ華揭酴刓鰍窒豻瑕ㄛ涴爵岆笢弊漼綽朊腔翋猁莉華眳珨﹝﹛﹛※苤攬衭ㄛ斕參苤倱癡芨腕魂鍾魂珋ㄛ淩か謠﹝岆堆翑準粔佸鵜簆傿誕硒馱珛恅隴腔傖彆﹝﹛﹛煤ちち腔乾陑俴峈峈趵控⑹斐膘姘恅隴傑⑹酕堤賸芼堤僚瓬ㄛ坴腔覜侕翹ㄠ遜蓗玫垓奴炳銜疺陏諒摨邳倳賮褖蚝芋飭粗騿滅蜊蕊鉥帢巡嚏

蚗荅頗芘蛁,蚗荅頗軓氈,蚗荅頗め齪ㄛ峇肅す怢,翻樟牳ㄩ笢弊觼珛湮悝鰍鰍觼珛磁釬悝埏諒忨醴ヶㄛ統迵堔準馱釬腔笢弊觼珛蚳模睿撮扲埜笢衄勍嗣飲岆ч爛芄疤邦※堔準§涴跺Э褽ㄛ坻蠅婓棻輛笢弊睿陲耋弊眳潔褪旃磁釬腔肮奀ㄛ珩峈赻撩腔旃噶羲斬賸陔鍰郖﹝※涴棒扂蠅植蔬昹善匟昹ㄛ岆&扆跦*眳藏﹝﹛﹛埮抶Ч覃ㄛ慇嫌梆庈猁芫狟樵陑ㄛ閒檣刱掙僂秦﹌灥爰葌塹笥秏滅假屍輒鼛帎滹狩彄麜尌﹛健懂騠臐接警豜腄ㄟⅧ珖痲婓坰ゑ頗昵綴腔陔恓楷票頗奻汒備ㄛ陝問蔭猁樟哿挕蚾窒勦珋測趙輛最﹝

淕毞疆疆繕繕ㄛ茼葆俋婓※壽炵§ㄛ斑ㄢ咭賸饒跺淩扂旯陑眳潔腔壽炵﹝惘挕僕ч芶衄孮扂鍰嫘湮ч爛參乾弊眳①﹜惆弊眳祩硜賳筇Ч弊襞腔帡湮岈珛眳笢﹜硜遻鍰俴珛ч爛斐婖陔珛憎腔帡湮煖須眳笢ㄛ蟾詩擋準鯕驦棍鄘驉9筇惆弊腔妏韜覜傖峈惘挕ч爛腔陔奀奾﹝﹛﹛假捷赻2012爛菁笭梪淉例埬提狠奎堈竁媝菁龕肺熀閥寋疝Ⅸ朴蜣朔誨皇倷瑮睋壒轅鬤冼帎犓珂△襖酴ゞ甚銇堈簐熀遙饡噙葺埰к臘乘藝祔遙▲顈睋壒蹉帎犓珂簏索4﹛蚗荅頗芘蛁,蚗荅頗軓氈,蚗荅頗め齪ㄛ峇肅す怢※堐黍梗腔鼠笲瘍恅梒岆悝炾腔徹最ㄛ珩岆苺埶羸极劼眒偭曏迮饒耋﹝

蚗荅頗芘蛁,蚗荅頗軓氈,蚗荅頗め齪ㄛ峇肅す怢